该商店需要启用javascript,以使某些功能正确工作

chinese language icon Chinese
English
Language:

支持右侧多个平台信息分享 网页版可点击查询

一个关于我们健康的并没有被控制的实事

一个关于我们健康的并没有被控制的实事

目前看来,我们消耗的果糖量急剧上升。在美国,高果糖玉米糖浆是使用最广泛的甜味剂,超过60%的超市食品都添加了高果糖玉米糖浆。值得注意的是,果糖也占蔗糖的50%。(蔗糖是一种双糖,由一个葡萄糖和一个果糖分子组成)

最近,我有幸读到一份报道,是关于切尔西品牌的糖与超市自有品牌糖的价格比较阐述,后者的价格是前者的一半。

超市正在减少他们所销售的品牌的数量。因此,我相信我们将看到更多的国产品牌的推广——这将增加我们对超市的依赖,并使当地食品公司更难发展。不过,我的担忧还不止于此,因为我对食物中的糖或甜味剂已经到了痴迷的程度。

在加工食品中,“Big Food Co” 选择的甜味剂是高果糖玉米糖浆,这是一种从玉米淀粉中提取的甜味剂——因为它的成本非常低。当玉米淀粉被分解时,我们将会得到的最终产物是玉米糖浆——主要成分是葡萄糖。之后在玉米糖浆中加入酶,将一部分葡萄糖转化为一种叫做果糖的单糖。果糖自然存在于水果中,但当我们吃水果时,我们也摄取了大量的纤维和多酚,它们有营养价值,可以一次性减少我们的摄入量。喝一杯苹果汁很容易,但同时吃掉几个苹果就难多了。

目前看来,我们消耗的果糖量急剧上升。在美国,高果糖玉米糖浆是使用最广泛的甜味剂,超过60%的超市食品都添加了高果糖玉米糖浆。值得注意的是,果糖也占蔗糖的50%。(蔗糖是一种双糖,由一个葡萄糖和一个果糖分子组成)

软饮料对糖分有着很高的摄入量。我们了解软饮料的危害, 因为我们了解其中添加了多少糖(或果糖)。但看看你的西红柿罐头、番茄酱、牛奶什锦早餐和早餐麦片,我们无法准确的知道其添加糖的来源,或者说在产品标签上无法清晰的了解到果糖或蔗糖的摄入量。

越来越多的健康数据显示,加工过的果糖是我们所能摄入到的最糟糕的甜味剂。果糖的代谢导致尿酸的产生。尿酸水平升高通常与痛风有关,科学家们开始了解,即使尿酸水平低于痛风开始时的水平,过量的尿酸生成会损害胰岛素向肌肉细胞的传递,提高血糖——从而导致葡萄糖生成增加和脂肪堆积,这两种物质都会威胁胰岛素的工作能力。所有这些都是我们在全球看到的系统性炎症、2型糖尿病和肥胖显著增加的基础——这不是一个好故事。

这与糖的价格有什么关系呢? 超市 (以及很多本土品牌) 和大型食品加工公司中放置的权力越大,透明度就越低,这是因为他们为了利润而削减了原料成本。

最重要的是,富人选择的产品范围是获得当地食品公司用天然食品和优质原料制成的产品。而大部分的家庭只能够负担得起来自全球食物链的加工食品,而这些食品的原料往往质量很差。

那我们能做什么? 我们可以支持当地的食品公司,即使我们不得不支付更多的钱—— 在通货膨胀飙升的情况下,这是一个很难的要求,所以我们还能做什么? 现在是加大干预的时候了吗? 是否可以通过标签形式知道食物中"糖"添加剂的来源?关于糖和果糖税呢? 我们可以加强对超市的监管,以确保自有品牌的质量更好,不会被用作亏本产品,削弱当地食品创新者的竞争力。

我希望看到一家当地的高品质烘焙豆公司与大型食品公司竞争。我们已经在花生酱领域看到了这一点,“Fix and Fog” 是全球最大的花生酱市场——这是美国取得的巨大成功。我们喜欢买达尼丁公司的“海湾路”花生酱——我们知道并信任他们的配料——但这使得我们花的钱更多。政府如何支持这些创新公司?

在教育方面,也是一样的原理 —— 而且不仅仅是在学校。作为一个社会,我们低估了终身学习和为成年人提供更多学习机会的价值。我们如何重新创造和分享制作健康膳食和零食的简单 “技巧” ,我们如何让所有收入的人都能使用这些技巧?

我的祖母活到了九十多岁,她喜欢吃甜食,喜欢吃一块自制的蛋糕。我怀疑她是否喝过高果糖玉米糖浆。在今天的社会中,我们允许大型食品公司进行一项没有控制的巨大饮食实验——是时候应该解决这个问题了!

首次发表于22年5月25日在奥塔哥每日时报安娜的“栅栏线”专栏